当前位置:浙江省博士后联谊会 > 案件快报 >

读点|她真那么强大?其实,妈妈也有想念妈妈的时候

发表时间:2018-05-14 20:47, 点击次数:

  原标题:读点|她真那么强大?其实,妈妈也有想念妈妈的时候

  文|积雪草

  母亲有一只檀香木的首饰盒,小小的长方形,有一本书那么大小,上面像浮雕一样凸起层层的花饰纹路,深紫红的颜色,半哑光的漆面,看上去古色古香,精巧雅致。

  母亲一直像宝贝一样珍藏着这只首饰盒,把它藏在家里柜子的最底层,轻易不会拿出来示人。

  第一次发现母亲有这样一个宝贝,是我六岁那年。

  那天晚上一觉醒来,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天,我有些害怕,光着小脚丫就往母亲的房间跑,却意外地看见母亲对着一只好看的小盒子发呆,眼圈红红的。

  那两年,家里穷得是家徒四壁,借贷的人常常上门要账,母亲愁得整宿整宿睡不着,吃过槐花玉米面做的糊糊,也吃过榆树钱玉米面做的糊糊,日子清汤寡水没有滋味。

  母亲看见我探头探脑,吧嗒一声把小合子关上,送回到柜子里。

  第二天,我趁母亲不备,偷偷地翻出那只首饰盒。令我大失所望的是,那只小盒子竟然被母亲用一只指甲大小的金黄色的小锁锁住了,也因此,我对这只木头盒子里的内容更加好奇了,是钱还是水果味的糖呢?

  第二次看见母亲对着那只檀香木的首饰盒发呆,我已经是十六岁的花季少女。

  那年父亲因为一场大病,住进了医院,家里变得清冷静寂,仿佛山雨欲来的那种惨淡。母亲每天把小米粥熬得浓香四溢,配上精心制作的小咸菜,让我给父亲送去。

  父亲住院,不但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而且母亲天天跑出去借贷,看人家脸色,行动谨小慎微。有人说风凉话,都快不行的人了,花那冤枉钱干吗?也不替自己想想。母亲回到家里,对着那只木头盒子发呆,暗自垂泪。

  我没好气地对母亲说,天天对着那只破盒子唉声叹气,都什么时候了,如果是钱,赶紧拿出来送到医院。如果是首饰赶紧拿出来变卖了,还等什么啊?救命要紧!

  母亲白了我一眼,小心翼翼地把那只盒子放回原处。

  第三次看到母亲紧紧地抱着那只檀香木的首饰盒,是我二十六岁那年。那年,我认识了一个男人,感情甚笃。要做新嫁娘的前一夜,母亲抚着她亲手做的红绫被、锦缎褥,哀声叹气。

  我拥着母亲的肩,故意笑嘻嘻地说,女儿只是嫁人而已,嫁了人还可以回来看您,干吗这么伤感?高兴点儿,笑一个给我看看。

  母亲咧咧嘴,勉强笑了一下,转身去柜子里抱出那只首饰盒。母亲说,这只檀香木的首饰盒是我母亲的陪嫁,我结婚的时候,母亲送给了我,现在我把它送给你,算是陪嫁。

  我抚着那只光洁雅致的首饰盒,心跳如鼓,莫名其妙地慌张起来。盒子里的内容让我猜测了多年,谜底现在要揭开了,我的手心竟然湿漉漉的,难道母亲要把她珍藏了一生的宝贝送给自己吗?

  母亲轻轻地打开首饰盒,里面只有两张已经泛黄的两寸照片,一张是外祖父,一张是外祖母。

  谜底揭开,让我唏嘘不已、汗颜不已,曾经被我猜测过很多次的金银饰物、古董宝贝,原来不过是两帧小照。

  一直以为,母亲是山、是海、是树,可以依靠,可以包容,坚强无比。原来母亲也想念她的父母,母亲也有软弱的时候。家中每次遇到重大变故的时候,母亲都会把这两帧小照拿出来看看。看了照片,她就会变得坚强,再困难的事,她都会渡过难关。那份亲情,是母亲生存的全部信念和财富。

  (壹点号 读点)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