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浙江省博士后联谊会 > 博士新闻 >

川媒追忆著名经济学家林凌:曾当众反驳另一名专家|社科院|林凌

发表时间:2018-05-30 17:24, 点击次数:

  5月25日,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林凌教授于5月25日19时5分在成都四川省人民医院逝世,享年93岁。

  林老这一生对西部大开发、成渝经济区发展等议题研究颇深,不少观点至今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川报观察现撷取一二,供各位品读:

  西部大开发政策中 四大亮点改善民生

  “西部大开发政策确实有许多亮点。”林凌认为,首先是“退耕还林”,这项政策在四川被大力推崇,“退耕还林”政策保护了河流上游的水土,形成长江上游的天然屏障。由于停止砍伐原始森林,阿坝等地植树造林做得好,改坡地种草等,都使得水土保护加强。

  第二,努力实现“村村通”,使得许多乡村实现了通水、通电、通电视,乡村道路也得到改善,乡村教育得到了极大改善。

  第三,投资力度空前,西部大开发让政府更加了解西部贫困的现状,银行、政府、民间、企业等许多机构纷纷投资西部,开发西部。

  第四,西气东输等大项目中,许多大型设备都来自东部,西部大开发让当时全国GDP保证了两位数以上的增长。

  因此,西部大开发不仅使老百姓生活得到改善,也为全国发展做出了贡献,为当时中国度过亚洲金融危机做出了贡献。

  四川更应该开放思想,加强与周围地区的合作

  我们应充分理解四川在西部的重要性。四川虽身处内陆,但是南北东西的交点,本身就具有交通枢纽的地位。

  因此,四川更应该开放思想,加强与周围地区的合作,比如重庆。目前我们提出要建设西部经济高地,但仅仅靠四川是不够的,只有与重庆等周边城市真诚合作、共生共赢,才能真正建设好“成渝经济区”。

  关于成都天府新区:一定要发展新兴产业

  比如根据四川的特点,不适合发展重化工业,相比之下,更适合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因此,成都的“天府新区”一定要发展成为政府所要求的新兴产业园区,不能有重化工业。

  另外,成都发展可以依托国防军事上的优势,因为在成都有不少军事工业和研究所,这是一个优势,可以帮助成都和四川发展尖端科技,因此“军民融合”发展显得尤为重要。

  川报观察记者立即致电省社科院副研究员余婷,她说自己听闻这一消息十分难过,并向记者回忆了林凌教授的生平:“我刚进社科院的时候,就有记者朋友拜托我,希望采访林老师。我一想林老师是泰山北斗式的人物,战战兢兢将电话打过去,没想到林老师十分和蔼,一口答应下来,马上消除了我的紧张。”余婷回忆起那天的采访过程,谈到林老师虽已是老人,但一聊到专业问题,目光仍然炯炯有神。“特别有气势,还充满力量。”

  “林凌老师是我们特别尊敬的好老师、好长辈。”省社科院研究员李羚说,自己听过他多次讲座,感觉林凌教授身上的担当精神、研究精神,以及智慧和勇气都十分感染旁人。“从林老师的讲座中,你能感受到老一辈学者对现实的把握,对问题的较真,以及研究站位的高度和另辟蹊径的视角,这些都深深影响和激励着我们这些后辈。”对于林凌教授课堂上的样子,李羚至今记忆犹新。

  “林凌老师的声望特别大,在祖国各地都产生深远影响。”省社科院科研处副处长柴剑峰告诉记者一个故事:2016年2月,为深入研讨长江上游绿色发展,省社科院召开了《长江上游绿色发展暨林凌学术思想座谈会》,到会的有来自北京、上海、深圳、河南、云南等大批专家,以及四川省政府官员和省内专家学者,政府官员、专家学者等。

  参会专家学者对林凌教授的学术思想进行了热烈交流,对其治学态度、创新精神、优良作风等都给予了高度评价:“林凌教授的学风、学识、人品,特别是他在研究工作中所表现出来的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对事业的激情,感人至深。林凌不愧是‘学界泰斗,人世楷模’。”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著名经济学家高尚全,曾经在林凌教授90寿辰之时,对林凌教授写下这样一段话:

  “您传奇的人生经历让人赞叹,作为与您同一年龄阶段的人,我曾有幸与您一起共事,一起推动中国的改革进步。您在工作中所体现出来的细密的文字、严谨的态度、不屈的操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您的这些工作特点与处世精神,使您成为我们学习的表率……”高尚全对林凌教授几十年来为中国改革开放事业所作的巨大贡献,表达了自己的诚挚敬意。

  时至今日,林凌教授的学术思想、学术精神、学术成果,已成为我们哲学社会科学界宝贵的财富。2010年底,林凌教授将自己的著作以及数十年收藏的图书资料捐赠给省社科院文献信息中心,为了更好地保存、研究、利用林凌教授捐赠的学术成果和图书资料,省社科院成立了林凌图书资料陈列室。

  如今在陈列室的橱窗里,林凌早年的照片、证书、手稿等,一排排的图书资料整齐摆放在那里,留存着、记录着他的学术足迹……

  林凌教授简介:

  曾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术顾问,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兼职委员,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中国城市经济学会、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理事长。被聘请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南开大学、四川大学、西南财经大学、河南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

  林凌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理论和实现形式研究的最早开拓者之一,也是中国城市经济理论和城市化道路研究的最早开拓者之一,并亲身参与和推动了中国的企业改革、城市改革、政府管理体制改革、市场经济活动试验、现代企业制度建设等实践进程。

  林凌与蒋一苇一起,向国务院提出在首钢进行大型国有企业改革试点的建议,在重庆进行中心城市综合改革试点的建议,与廖元和、刘世庆联合提出建立成渝经济区的建议及其他建议,得到中央和省领导采纳和实施。

  21世纪以来,林凌转向区域经济研究。1994年他在东南沿海地区7个省市作了调查,写出了《中国东南沿海经济起飞之路》一书,2000年他和中国工经联的同志考察了全国14个老工业城市,向朱镕基总理提交了《中国老工业基地振兴之路》的研究报告,2000年中央启动西部大开发之际撰写了《关于西部大开发战略的讨论》《审视西部大开发》和《中部崛起》等报告和文章,这些观点与2005年中央提出的区域发展总体战略不期而合,对全国区域经济的研究做出了贡献。

  2005年以来,林凌牵头完成多项具有重大意义的重大项目,包括《重塑四川经济地理》《成渝经济区发展思路研究》停建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等,获中央和省部级领导的采纳,社会反响强烈。特别是他和刘宝珺院士、马怀新、刘世庆等50多位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家合作下,在省老科协指导下,花了12年时间出版了《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备忘录》及增订版,获得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2008年温家宝总理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南水北调西线工程暂停;2016年国务院有关部门决定,改变原定西线方案,重新研究新的调水线路。

  林凌两获孙冶方经济科学奖,两获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研究报告奖,一次获蒋一苇企业改革与发展学术基金奖,多次获四川省政府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1988年获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89年获四川省劳动模范称号,1994年获四川省“十大英才”称号。2009年经全国论证及编辑委员会评定为《影响新中国60年经济建设的100位经济学家》。2013年钱伟长总主编的《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经济学卷》,列为《20世纪中国知名经济学家》。

  林老德高望重,却没有一点架子。得知林老去世,川报观察记者纷纷回忆起采访林老的往事,以作纪念:

  川报观察记者 庞山岚:

  林老亲自给我泡茶

  对林教授的采访过程记得比较清楚,第一次打电话他就同意了,我把采访提纲发给他后不久他就叫我第二天去他家采访,进门后林老非常客气,很和蔼,亲自给我泡茶。采访时间比较长,林老的话匣子一打开,感觉收不住。当时主要谈西部大开发十年成绩,以及重大意义,还有对未来十年西部大开发的展望和分析。采访结束后,我记得他不但送我出门,还把我送到楼下,一起走出校园的。

  川报观察记者梁现瑞:

  师者风范 长者风度 学者风骨

  师者的风范:对四川经济史了如指掌

  对于我来说,林老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采访对象,而是我学习经济,尤其是了解四川经济史的老师。还记得2011年3月,成渝经济区区域规划获批之时,我第一时间赶过去采访他,作为成渝经济区的倡议者、推动者和见证者,他认真地为我梳理了成渝经济区发展的整个历程,过程中,每一个阶段,每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每一次重要的会议,每一个重要的文件,他都记得一清二楚,让人肃然起敬。随后,我写成了《川渝合作进行时 十四载梦终成真》,可以说,直到目前,这篇文章都是对成渝经济区整个历史最完整的展现。

  不仅如此,他还带我完整地回顾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四川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历程,在四川,我再也没有见到比他更了解整个四川经济发展脉络的人了。

  长者的风度:曾在医院病榻上接受记者采访

  刚认识林老的时候,他已经80多岁了,对于我们这些年轻人,只要有采访要求,他都从不拒绝。印象最深的一次,他正在生病住院,但听到要采访,还是接受了,于是,他就在病榻上,穿着病号服,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过程中,医护人员多次要求他尽快结束,但他依然坚持说完,尽管声音很小,但是说得非常细致耐心。

  还有一次,我们去采访他,地点在社科院办公楼,我们在楼下等他,远远看见他抱着一叠资料走过来,开始采访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他已经将我们需要的答案全部认认真真写在笔记本上,一笔一画,非常细致认真。

  采访结束,已经到午饭的时候,老人家又抱起资料,慢慢走回家去。冬日阳光下,他佝偻的背影,蹒跚的脚步,飘散的白发,一直印刻在我们脑海中。

  学者的风骨:省政府会议室内当众反驳另一专家的观点

  对于一个学者来说,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有自己的观点和立场,所谓自由之精神,独立之思想。在这一点上,林老是真正具有学者的风骨。

  记得在多个场合,他都对南水北调西线工程提出坚决反对意见,认为会破坏青藏高原的生态,一旦有人提出整个动议,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反对。

  还有一次,在省政府举行的一个区域经济规划专家座谈会上,面对另外一名经济专家提出一个观点,他当场表示反对,并提出自己的意见,尽管这个专家和他是朋友,但是在大是大非上,他坚守自己立场,让人肃然起敬。

  来源:川报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