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浙江省博士后联谊会 > 执行动态 >

焦点访谈:明明是危房改造补贴 却贴到“面子”上|危房改造|百

发表时间:2018-05-30 17:24, 点击次数:

  原标题:明明是危房改造补贴,怎么都贴到了“面子”上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在我国的山区,有一些农户的房子还是上世纪建起来的木土结构房屋,这类房子风吹雨打、年久失修,住在里面很不安全。为了帮助住房最危险、经济最贫困农户解决最基本的安全住房,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发改委、财政部从多年前就开始实施农村危房改造补助政策,每年投入上百亿资金进行农村贫困户的危房改造,不少贫困户从中受益,住房条件得到了改善。但是前不久记者在湖北来凤县的一些山区看到,一些墙体多破洞,屋里常漏雨的农房,迟迟没有进行危房改造,而四层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住房居然被列成了危房。

  湖北省来凤县地处武陵山脉腹地,是国家级贫困县。前不久,记者在来凤县百福司镇的一个村里看到,一座外墙有破洞的土房掩映在周围新建筑之中,与旁边的多层建筑相比显得很不协调。村民陈绍华告诉记者,这房子是1953年建造的。

  陈绍华家的房子是两层的木结构土屋,但二层由于楼板受潮,出于安全原因已经不能住人。

  据统计,百福司镇2017年有超过2000户贫困家庭,不少贫困户都居住在这样的木结构危房中。在位置更为偏僻的合光村,记者看到村里还有不少破旧的木结构房屋。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他家的房子年久失修,已经无法居住,只好搬到儿子家住。

  其实,为了解决农村困难群众的基本居住安全,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近年来国家和地方的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的惠民政策,每年都要拨付专项资金,帮助这样的家庭进行危房改造。那么,百福司镇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贫困家庭居住在危房之中呢?记者拿到了一份当地农村危房改造花名册,发现他们当中不少人家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被列为危房改造对象。

  但经记者询问,房主并不知道自己的房子被列为危房,也没有人来实地测量过。

  在2012年百福司镇农村危房改造花名册上,记者看到了陈绍华的身份信息和房屋鉴定情况。按照湖北省农村危房改造的补助标准,2012年到2014年为平均每户7500元人民币,而且,在2012年百福司镇农村危房改造花名册对应的资金拨付名册上,陈绍华名下也确实有7500元的补助资金,那么,他家为何领完补助却不改造自己家的危房呢?

  陈绍华告诉记者,他从来没有收到过危房改造补助资金。

  百福司镇桂林书院社区村民胡敬明也在这份2012年领取过危房改造补助的花名册上,但当时他家房子并没有进行过危房改造。他现在住的新房,是在2014年时,自筹资金把原有危房推倒后重建的。他也没有拿到过危房改造补助资金。

  但是,在这份2012年百福司镇农村危房改造资金拨付名册上显示,胡敬明在当地农商行的一个账户上曾被拨付过7500元。但胡敬明向记者表示,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账户和这笔资金往来。随后,胡敬明去镇里的农商行网点调出了这个账户流水记录。令人吃惊的是,他名下的这个账户是在2012年10月开设的。

  这个账户上的资金往来流水显示,除了初始开户费用10元的记录外,只有两笔资金往来记录,一笔是存入7500元,一笔是取款7500元。而胡敬明对此完全不知情。

  存入胡敬明账户的7500元显然就是财政拨付的危房改造补助款。但是,是谁取走的这笔钱呢?经过辗转调查,记者查到了2012年11月30日当天胡敬明账户的取款凭证。凭证显示,当时取走这笔7500元钱的是一个叫杨飞的人。也就是说,在胡敬明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他人用其身份信息单独开办了一个银行账户申领到了国家的7500元危房改造专项补助款并很快取走。

  而更令人惊讶的是,不仅是胡敬明一户,也不只是在2012年一年,百福司镇有不少农户在2013年、2014年也被他人用类似的手法申领并取走了7500元的危房改造补助款,取款人也是杨飞。那么这个杨飞究竟是谁?竟然有权力连续数年在农户本人既不知情、更没有授权的情况下取走其账户上的钱?

  带着疑问,记者来到了来凤县住建局,当地农村危房改造是由他们负责的。在住建局,记者见到了百福司镇当时农村危房改造的负责人,他的名字恰恰就叫杨飞。那么,记者眼前的杨飞是不是就是那个取走农户补助款的杨飞呢?

  杨飞告诉记者,这钱并不是他取的。

  在住建局的档案中,记者找到了胡敬明的身份信息、银行账号和涉及的款项金额,都与银行流水单上的信息完全一致。在这种情况下,杨飞承认这笔钱就是他取的。

  杨飞说,钱用于房屋改造,给施工队了,“做的木格砖,上面盖青瓦,要做成那种吊脚楼。”

  杨飞所说的打造吊脚楼,是百福司镇进行的一项特色民居工程。在百福司镇,记者看到,有成片的临街或临河的楼房外立面被木质结构包装,而这些楼房本身建筑质量都不错,根本就不是什么危房。就这样,本该用于农村危房改造的补贴款,被挪用在了百福司镇所谓的特色民居改造上了,成为贴在房子外面上的装饰工程。

  杨飞说,他当时是建管办主任,是按照要求实施的。

  在百福司镇2012年的一份会议纪要中记者看到:“2012年镇建管办要继续利用危房改造资金对南河村至集镇公路沿线等地段楼房进行特色民居改造” ,“捆绑2012年度危房改造资金约216万元用于特色民居改造”。国家在对于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中一再强调,“补助资金要实行专项管理、专账核算、专款专用,严禁截留、挤占和挪用”。而为什么百福司镇却把关系到农村困难群众居住安全的危房改造补助款就这样挪作它用呢?来凤县住建局当时分管农村危房改造的负责人是这样解释的:“这是特色民居改造,跟危房改造不一样。你说的7500块钱,对老百姓来说改造不了什么,没什么意义。搞农村危房改造没有意义,房子烂了他自己都不愿意修。”

  因为钱少所以就不给,还不如挪作他用,去做做面子工程,这样的理由听起来颇为荒唐。

  为了把面子做足,就需要更多的资金。但是钱从哪来呢?在2012年百福司镇的这份危房改造花名册上,有些建筑质量目前还不错、根本够不上危房的民居,却也被列到了这个危房改造花名册上。

  张再贵家的房屋是四层钢筋混凝土结构,总面积约有400多平方米,宽敞明亮,奇怪的是,这幢房子在建好8年后,上了这份危房改造花名册,并被鉴定为按规定可以推倒重建的D级危房。

  而张再贵的房子显然不算D级危房,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房子曾被列为危房。

  虽然不是危房,可一旦被鉴定成危房,就可以从财政拿到7500元的危房改造的补助款。当然,这钱农户是拿不到的,又被百福司镇挪用到所谓特色民居的面子上。

  涉及到国家专项补助资金的农户房屋鉴定情况就这样被“大概”地列了上去。

  显然,这样资料造假的目的是为套取到更多的国家专项补助资金。那么用这么多公然挪用和套取来的资金所做的特色民居效果到底怎么样呢?

  百福司镇的相关文件显示,百福司镇要加快打造“酉水流域土家第一镇”,这样的包装修饰工程的目的是想促进旅游发展。不过记者了解到,近些年来,当地的旅游发展并不理想,一些景区处于停摆状态。记者在当地采访时正值假期旅游旺季,但在镇上几乎看不到游人,显得很是冷清。

  记者在当地采访后,湖北省来凤县对相关情况进行了专项调查,目前已经查明从2012年到2014年,百福司镇共申报危房1415户,涉及的资金总数1061.25万元,其中挪用于特色民居改造1068户共801万元,挪用资金比例达75%。农村危房改造是帮助困难群众的雪中送炭工程,应该不折不扣落实到位,确保改造的住房符合农村困难群众的基本居住要求。来凤县表示,要对百福司镇挪用的801万资金归还到资金专户,尽快核实真正属于危房改造的对象,并按照政策标准尽快组织实施危房改造。(央视记者:王陶然 摄像:阮红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