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浙江省博士后联谊会 > 案件快报 >

上合行|偶遇77岁印中友协秘书长:一通电话帮记者通关

发表时间:2018-06-03 15:55, 点击次数:

  原标题:上合行|偶遇77岁印中友协秘书长:一通电话帮记者通关

  记者认识巴斯卡兰先生缘于一通求助电话。作为印中友好协会秘书长,他对一个从未谋面的中国记者,给予了非常重要的帮助。而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虽然年近77岁,仍然每天坚持工作,他所主编的一本《中印了望》杂志成为印度了解中国的一扇窗户。

  一通电话帮我入境的老人

  中印友谊被世界瞩目,美国《商业周刊》撰稿人皮特·恩加迪奥(Pete Engardio)曾经对中国和印度的崛起深信不疑,将China和India合成创造了“Chindia”一词。这个词被著名学者谭中先生译成“中印大同”。

  总是有一些友好人士在为两大国的友谊奔波。

  而我认识巴斯卡兰先生非常偶然,而且是有求于他。我19号入境印度时,因为我之前去过对印度来说比较敏感的国家,而且当时签证上的信息写的身份是记者,所以印度海关方面对我的“盘查”格外严格。当同一班飞机的其他乘客都顺利出境时,我仍然被留下来,继续询问。

  他们不断问我来印度的原因,要做什么事情,问我的工作单位,在印度的联系人是谁等等。我回答了所有问题后,仍没有放行的意思。这个过程长达两个小时,仍然让我等待。

  这该怎么办呢?

  恰好来接我的一位中国朋友认识在班加罗尔的巴斯卡兰先生,他是印中友好协会秘书长。这位朋友直接把他的电话号码发给了我。拿到电话的我比较犹豫,跟朋友商量是否需要先跟巴斯卡兰先生沟通一下。谁知,这位朋友说,自己只是在一次酒会上见过巴斯卡兰先生,但其实并不算认识。

  没办法,不管行不行,只能先让海关人员打这个电话,不行再说。

  此时,我已经被海关留滞了近两个小时,死马当活马医,只能先把号码报给海关,让他们先打电话。没想到电话顺利接通了,海关人员跟巴斯卡兰先生沟通了一番,然后巴斯卡兰先生又让我接了电话,询问了一些情况。

  挂电话没多久,海关人员就把我叫了过去,说给我pass(放行),此时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不过,虽然放行,他们却是对我的信息全都留了底,不仅复印了我的护照,还复印了身份证,另外我在印度的联系人、电话、住址,以及我下一站的联系人电话、住址、姓名等。记录完这些后,才最终放行。

  据朋友介绍,巴斯卡兰先生经常为一些入境困难的中国人提供帮助。来印度十多年的孙元雷告诉记者,印度是一个很讲人情的国家,而且也非常尊重有一定社会地位的社会人士。巴斯卡兰先生作为印中友好协会秘书长对于政府海关人员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物,所以他的电话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没有回程机票,美国人也进不来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印度是一个很特殊的国家,不论哪个国家的公民,想进入印度如果持旅游签证,但是没有预定回程机票,印度海关就可能不给放行。

  印度的政府海关相对来说非常谨慎严格。据经常往来的印度的中国人介绍,一般来说,他们对于外国人,尤其是去过一些在他们看来比较敏感国家的都比较谨慎,因此被拒绝入境的情况时有发生。

  在机场,记者就曾碰到来自一位美国旧金山刚刚毕业一年的大学生。在父母的资助下,已经进行了长达一年的世界环球旅行,去过中国、非洲等诸多国家和地区。而来印度前,他刚刚从非洲飞到印度。不过,在入境时,他被印度海关留下盘问。

  而盘问的原因是他没有回程机票,而且他又是从非洲过来。经过长时间盘问,这位大学生最终被拒绝入境。

  “我本来是来印度旅游的,停留时间并不确定,所以没法预定离境机票。”这位美国大学生向齐鲁晚报记者抱怨道。他说,自己这趟毕业旅行打算去60个国家。因为被印度拒绝,“任性的”他直接预订了飞往德国的机票,继续接下来的世界之旅。

  不过他仍然没有放弃进入印度的计划,打算在德国旅行完后,再回印度。

  曾被山东省政府授予友好使者称号

  而巴斯卡兰先生一直在为中印友谊奔波。

  到印度的第二天,我本想当面拜访巴斯卡兰先生,表示感谢,但是热情的老人提出要到我入住的酒店来见我。

  于是在当天下午的5点钟,巴斯卡兰先生准时到达了酒店。他的准时,多少让我有些吃惊。因为听多了印度人喜欢迟到的信息,没想到这样一个有社会影响力的人物,竟然会这样准时。

  巴斯卡兰( V.Bhaskaran)的身份是印中友协全国总会、卡纳塔克邦分会秘书长。他生于1942年,来自贫苦农民家庭,年轻时曾多次参与工会运动,组织罢工等。1977年7月,他与一些印度友华人士一起重组印度-中国友好协会卡纳塔克邦分会,并于2003年担任该协会秘书长至今。

  据了解,在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10月1日成立的一个月后,印中友协卡纳塔克邦分会就已经成立。1955年周恩来首次访问印度南部卡纳塔克邦首府班加罗尔,印中友协卡纳塔克邦分会还有幸接待了周恩来总理。

  20世纪60年代,中印关系一度紧张。巴斯卡兰先生曾因为坚持中印友好事业曾一度被警察逮捕。至今他负责的印中友好卡纳塔克邦分会没有政府拨款,但他仍然致力于友谊,至今已经长达40年之久。

  见面时,巴斯卡兰先生留着花白的胡子,但是精神矍铄,虽然77岁了,但是看起来身体非常好。

  刚一坐定,他就急忙拿出了自己主编的《中印了望》给记者介绍起来。记者看到,杂志上的内容都是关于中国方面的政治经济文化旅游等信息。巴斯卡兰介绍说,这本杂志为季刊,稿件有来自中国国内,也有印度的知名人士执笔撰写,由他编辑成册。目前有几千份的发行量,成为印度了解中国的一扇窗口。

  聊天中,记者了解到,巴斯卡兰先生曾经18次到过中国,而且受到过很多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且跟山东有极深的渊源。2010年12月15日,温家宝总理访印期间为他颁发“中印友好贡献奖”。他还被山东省政府授予友好使者称号。他说,自己从未后悔过对印中关系所做的一切。

  2012年,他曾经到访山东参加2012山东国际文化艺术周。他带领印度卡纳塔克邦民族艺术团带来了舞蹈《花祭》、《丰收舞》,还演绎了中国经典歌曲《月亮代表我的心》和《甜蜜蜜》等两国的经典文艺作品。

  巴斯卡兰先生告诉齐鲁晚报记者,他2007年第一次来山东,到2012年已经是第四次了。他感觉,山东每一年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济南的趵突泉、大明湖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次去都感受到不同的美景。”

  “我会一直为印中友好风险我的毕生精力,而我也很乐见上合峰会在青岛的举办,希望盛会能够顺利。”巴斯卡兰先生发出了远在印度班加罗尔的祝福。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特派记者 任磊磊 发自印度班加罗尔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